随着互联网技术和云技术的发展,泛在电力物联网概念的提出

卓光全自动旋光仪的使用注意事项

随着互联网技术和云技术的发展,关于万物互联的话题一直是讨论不休的。万物互联是什么、能给人类带来什么变化,是被讨论的很多话题。如今5G的到来,更是加深了人们对万物互联的憧憬。各行各业也是迫不及待的参与进来,准备在这初见雏形的“大蛋糕”中瓜分一块。
过去在我们眼里,万物互联是不可能实现的,如今随着5G的全面铺开、AI的落地,各行各业的增长和应用将全面不同。不仅和直系的网络运营商相关,和我们所在的仪表仪器行业也有很大关联。
从行业分析来看,时下各行各业都在“拥抱”互联网,向着万物互联互通趋势发展。而“万物”是不计其数的,我们日常所听到的和所看到的只是其中一部分,要实现互联,仪表仪器行业也是要参与其中的。
而和仪器仪表行业最直接关联性最大的便是传感器,万物互联的所有动作链接和应用场景的实现,都需要靠传感器来完成,传感器已经成为万物互联的基础硬件和必备条件。据业内预计,到2019年,我国智能传感器市场将达到960亿元的规模。面对这块诱人的蛋糕,传感器企业只要一门深入,做出高质量的产品,未来一定大有可为。万物互联的世界,不怕没有市场,就怕没有站稳市场的技术和产品。
万物互联,网络的连接,各行各业都需要经过信号处理,而信号的链接,必不可少的是芯片和器件,都要通过高科技精准仪器检测后量产,还有网络的连通测试,也需要通信行业的精准仪器检测。万物互联,漏掉任何一项,都不能叫万物互联。
那么问题来了,万物互联给仪表仪器行业带来什么呢?首先不可否认的是推动行业的发展,时代需要进步,而技术就是推动力,而掌握技术牛耳的企业更能凸显。面对新技术的突起,仪表仪器行业难免会形成新一轮洗牌,相信,到最后承受新一轮技术“洗牌”的企业,全是有核心技术的企业。
同时,未来的仪表仪器行业在满足用户需求时,也会趋向一个简单化、便捷的操作,且会实现更多的功能,使用起来更智能、更生动。换言之,未来的仪表仪器不仅能够满足用户的需求,同时也是各大厂家专业性和技术精进的重要体现。
现今是网络高速发展的时代,计划真的是赶不上变化,很多行业的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谁也不想错过布局的良机!行业的表率,金卡智能其实已经顺应时代发展,走在行业前沿,结合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移动外勤等新技术推出燃气计量治理云平台服务,及着力打造“互联网+能源”生态体系,为传统公用事业企业注入互联网的基因,不断拓展智慧燃气应用领域的深度与广度。
当然,仪器仪表行业不仅仅燃气行业在发生变化,智能水表的市场需求增速也在加快,三川智慧董秘倪国强预测,今年智能水表的市场需求增速会加快,且三川智慧水表业务正处于由普通机械水表向智能水表转型过程中,预计智能水表的年销售增长将在30%以上,因此市场容量与规模扩大了很多,至少未来五年不存在发展瓶颈。三川智慧以物联网和大数据技术为载体,构建综合性的智慧水务数据云平台,致力成为领先的物联网数据服务型企业,其中2018年度主要利润增长点主要也是来自智慧水表。
万物互联,最终集成的是一个大千世界。物联网最重要的是“物”和“网”的结合,使得万物互联。5G是“网”,而“物”就需要包含仪表仪器行业在内的所有企业发力了。

泛在电力物联网的战略意义分析以及如何落地

1、自动旋光仪未开电源以前,应检查样品室内有无异物,钠光灯源开关是否在规定位置,示数开关是否在关的位置,仪器放置位置是否合适,钠光灯启辉后,仪器不要再搬动。

标签: 仪器仪表

2019年3月5日

2、自动旋光仪测定前应将仪器及样品置20℃±0.5℃的恒温室中,也可用恒温水浴保持样品室或样品测试管恒温lh以上,特别是一些对温度影响大的旋光性物质,尤为重要。

国网公司提出“泛在电力物联网”,是把它提升到企业战略高度的。虽然现在大家都在解读其技术和业务含义,最高大上的已经到了“空天地一体化”的物联通信了。个人认为,泛在电力物联网概念的提出,第一是泛在电力物联网是一个相对独立的技术和业务概念,电网公司和能源企业都可以使用和实践;第二是国网公司提出泛在电力物联,也包含了对能源行业,特别是综合能源服务以及能源互联网未来趋势的一些思考。

3、自动旋光仪试管螺帽不宜旋的过紧,以免产生压力,影响读数。试管安放时应注意标记的位置和方向。

这里从个人理解的角度,对泛在电力物联网的战略意义做一些解读,这个战略意义不仅仅是国网的,某种程度更多的是能源的,供大家参考,不当之处请多批评指正。

4、自动旋光仪开启钠光灯后,正常起辉时间至少20min,发光才能稳定,测定时钠光灯尽量采用直流
供电,使光亮稳定。如有极性开关,应经常于关机后改变极性,以延长钠灯的使用寿命。钠灯在直流供电系统出现故障不能使用时,仪器也可以在钠灯交流供电(光源开关、不向上开启)的情况下测试,但仪器的性能可能略有降低。

二、综合能源服务的比较优势视角

5、自动旋光仪当放入小角度样品(小于±5°)时,示数可能变化,这时只要按“复测”键钮,就会出现新数字。

综合能源服务这个提法并非电网公司原创,较早提出这个概念的是发电企业,而就实践层面来说,参与者也不仅仅是电网企业,国有发电集团、新能源企业、燃气公司、节能公司,甚至很多设备供应商(比如施耐德、西门子、博世)都或多或少的参与了综合能源业务。

6、测定空白零点或测定供试液停点时,均应读取读数三次,取平均值。严格的测定,应在每次测定前,用空白溶剂校正零点,测定后,再用试剂核对零点有无变化,如发现零点变化很大,则应重新测定。

这里就引发了一个视角:既然综合能源服务是一个完全竞争性的市场(当然综合能源服务本身是否能够作为一个“市场”,个人觉得还是值得商榷的,这里为了分析方便,暂且作为一个统一的市场概念吧),就目前的市场态势来看,并未呈现“一家独大”或者“寡头垄断”的局面。

7、自动旋光仪浑浊或含有小颗粒的溶液不能测定,必须先将溶液离心或过滤,弃去初滤液测定,有些见光后旋光度改变很大的物质溶液,必须注意避光操作。有些放置时间对旋光度影响较大的,也必须在规定时间内测定读数。

那么,要想在综合能源服务市场上取得成功,需要什么样的核心竞争力呢?这个问题的前提是需要定义什么是“成功”。站在大型能源央企的角度,并不仅仅是在市场上赚多少钱就是绝对成功,更重要的是需要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乃至转型升级。其实不单是能源央企,阿里提出的“云平台”“新零售、新制造”,腾讯的微信互联网生态,也是更多的站在产业角度去思考,并且利用优势资源提前布局卡位。

8、测定结束时,应将测定管洗净晾干放回原处。仪器应避免灰尘放置于干燥处,样品室内可放少许干燥剂防潮。

所以站在这个角度看核心竞争力,那么现有的所有技术和业务层面的综合能源服务,本质上都不太具备“颠覆性创新”的优势,而且国网南网也好,五大也好,在综合能源服务领域的细分市场上,也都只能取得一定的局部优势,没有任何一家具备压倒性的核心竞争力。

图片 1

因此这就是我个人的一个观点:未来大型能源企业在综合能源服务领域的竞争性形态,不是在某个细分市场,或者某个局部的技术进行竞争,而是一种生态平台和版图的竞争。就像现在阿里VS腾讯VS百度,不是在大数据、云平台或者AI技术、业务层面的竞争,而是一种生态体系对生态体系的竞争。

这种竞争比拼的是网络效应的规模优势,谁的生态网络体系更丰富,谁能掌控更多的流量并吸引更多的合作方,谁能把业务的点-线-面更多的串联起来,构建生态体,谁就是赢家。虽然综合能源服务是一个万亿级别的市场,看似市场空间很大,但是就中长期来看,和万亿级别的电商市场生态体系竞争一样,能活得很好的可能只有TOP2的生态平台。

我认为这可能就是电网公司综合能源战略的某种思考模式吧。

三、泛在电力物联网,未来综合能源智能商业模式的关键环节

未来综合能源生态体系,呈现出类似阿里曾鸣老师提的“网络协同+数据智能”的双轮驱动模式。

但是,要想实现类似互联网的商业生态,能源互联网有一个巨大的壁垒需要突破——数字化壁垒。这个数字化壁垒在综合能源方向上的体现就是:现在在配用电领域中,能源数字化还处于极低的水平,大量的配用电、用能设备处于傻子状态。

互联网经过前期几十年的发展,在通信层面有网络宽带+4G,在设备层面有PC+智能手机,所以天然的突破了消费端的数字化壁垒。特别是低价智能手机在三线以下城镇村的快速普及,结合4G的全覆盖,才有了电商行业的下沉式发展。可以说没有千元智能机,就没有拼多多。

所以泛在电力物联网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提出的,就是要通过各种手段去突破配用电环节的数字化壁垒。参考互联网电商,使得商品零售的营销、获客、销售边际成本几乎降到零的水平,这种基于网络规模效应的零边际成本,对传统商业零售渠道就是一种“颠覆性杀伤”。

数字化壁垒的突破,将会极大的降低能源服务的营销和交易成本,其特点就是低成本的采集通信控制和智能化分析,使得原来大量无法触及的能源服务成为可能,甚至快速延伸到“泛能源设备”,如果我们把大量工业用能设备看成是能源系统的最末端细胞的话,泛在电力物联网甚至可以部分承担“工业互联网”的职责——大部分的工业用户不需要那么高大上豪华版的“工业互联网”。唯有在这种数字化水平上,才能产生出类似互联网的“颠覆性杀伤”效益,或者说是对当下的“重资产模式”的综合能源服务形成“颠覆性创新”。

在泛在电力物联网的应用下,现有的能源产供销模式将会被逐步改变,比如真正意义上的灵活微电网,基于市场价格响应的需求侧管理等才成为一种商业模式和可行技术形态,整个能源产业也可能得到升级重构。

所以我认为国网公司提出泛在电力物联网,某种程度是为了构建未来的综合能源服务智慧生态平台,而需要布局的数字化基础。

四、泛在电力物联网,如何落地

在配用电领域的泛在电力物联网,是未来智慧能源商业模式的战略要地所在。那么如何从现有的一穷二白的局面逐步过渡呢?要知道互联网行业是经过了几十年的积累,突破了大量的技术壁垒(比如TCP/IP、ARM芯片、Linux等)才走到今天的。

泛在电力物联网在技术方面也需要走很长的路,当然有一定的后发优势,很多消费电子的技术都可以沿用过来,而不需要再去研发部分通用的技术。我想这也将给广大的电力二次设备制造商带来创新机会。

另一方面是需要解决谁来买单的问题,个人认为大型能源企业在这方面是有一定优势的——通过自身的项目需求去培育新技术,使其快速成熟跨越鸿沟(参考技术创新鸿沟理论),这种技术的下沉效应将会为泛在电力物联网的普及扫除一定的障碍。

当然更重要的是需要实现客户价值闭环,特别是围绕“用户侧”的泛在电力物联网,必须要有客户为数字化买单,虽然可以部分依靠行政力量,通过补贴或者试点项目投资的方式,但是绝大多数的数字化还需要通过线下的服务去推进,以不断的价值链迭代的方式逐步实现数字化。来源:鱼眼看电改

相关文章